17日凌晨,發生在壽光龍源食品有限公司的火災已經撲滅
  《新聞1+1》2014年11月17日完成台本
  ——山東壽光的火光!
  (節目導視)
  解說:
  一個胡蘿蔔包裝車間著火,造成18人死亡的重大事故?
  聲音來源:本臺記者 胡洋:
  這個車間里只是堆放了一些胡蘿蔔和清洗的水的設備,那麼這個明火當時是從哪來的呢?
  解說:
  死裡逃生的傷者回憶,給我們還原了怎樣的一個火災現場?
  傷者:
  一個車間的人都驚叫起來,我才發現。(到處)都是黑黑的,我看到火光的時候還有電。
  解說:
  號稱嚴格按ISO國際標準進行生產的企業,究竟還有多少安全隱患有待消除?
  胡洋:
  這樣的廠區是否要經過這種消防安全的檢驗,那它們又是否經過了這樣的經驗呢?
  解說:
  無論蔬菜銷往何方,安全生產才是最重要保障。《新聞1+1》今日關註:山東壽光的火光!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11月9日是全國的消防日,但是11月9日這個消防日過去的第7天,在山東的壽光,也就是蔬菜之鄉了,在一個洗胡蘿蔔的車間裡頭突然發生火災,也就是在昨天晚上七點的時候,誰也沒想到結果導致18人死亡,13人受傷,其中還有嚴重受傷的。就在我們今天也就是距離消防日第8天的時候,正在關註這個選題,今天晚上的五點多鐘突然得到消息,吉林市的一個監獄突然又發生了火災。消防日過去的第7天和第8天都接連發生火災。
  情況怎麼樣,首先我們先連線一下今天最新發生的一個火災,在吉林的四平市。好,接下來我們要連線的是中新社吉林分社的李威言,李威言你好。
  中新社吉林分社 李威言:
  您好,岩松。
  白岩松:
  辛苦了,但是據你現場採訪的情況,現在這個監獄發生的火災情況是什麼樣的?撲滅了沒有?
  李威言:
  是這樣,我是五點半左右到達的現場,然後我在現場外圍看到的是火光比較通紅,然後伴有濃煙。從那個圍觀的市民處瞭解到是5點10分左右發生的火災。然後從監獄長那獲悉,現在是沒有人員傷亡。具體是一個倉庫發生的火災,裡邊堆積了一些廢物以及塑料編製品引起的。然後我又從消防部門獲悉,是在19時30分許,火勢得到基本的控制;21時許是完全被撲滅了。
  白岩松:
  李威言,大家其實自然關心,就像我剛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四平的監獄發生了火災,那會不會帶來對監管有不安全的因素?
  李威言:
  是這樣,這個倉庫它距離監區有一段距離,所以這次火災對監區還沒有造成影響,也沒有人員傷亡。
  白岩松:
  非常感謝李威言在現場,應該也是很冷了,然後給我們帶來的消息。不過這個稍微不幸中的萬幸是火已經撲滅了,而且沒有人員傷亡。
  為什麼消防日剛過去的第7天和第8天接連發生火災?這一下子讓我們的心裡變得七上八下的。因為消防不夠安全,它直接跟人的生命緊密相關。我們就要再回到昨天所發生的這起火災里,很多人一定會想,為什麼會在一個有水洗胡蘿蔔的車間裡頭會發生造成18人死亡的這樣一場火災災難呢?來,我們關註。
  解說:
  11月16日晚7時,山東省壽光市龍源食品有限公司一胡蘿蔔包裝車間發生火災。雖然明火已經在當晚9點30左右被撲滅,但是這場持續兩個多小時的火災,卻使龍源食品有限公司的這一胡蘿蔔包裝車間幾乎夷為平地。
  本臺記者 胡洋:
  目前在廠區的一角,我們看到救援人員仍然在緊張的搜救當中,與此同時現場的清理工作也已經開展了,我們看到大型的挖掘機正在將這個廢墟裡面的一些鐵皮還有牆體清理出來。目前這個廠區只剩下僅存的半面牆,整個廠區的輪廓已經看不清楚了。這些廠房是完全的坍塌了,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上面屋頂的鐵皮已經在大火當中燃燒的彎曲了,牆體也都已經支離破碎了,地上還能看到工人們生產時所用到的包裝的胡蘿蔔,也是散落一地。這個廠區的面積總共是有1500平方米,據我們瞭解當時正在工作的時候,廠區裡面一共是有140人。
  解說:
  據瞭解,這140個工人平時就在這個車間里用紙箱和泡沫箱包裝胡蘿蔔。36歲的劉士花是龍源食品有限公司的一名裝箱工人,事故發生時,她正在距離著火點十幾米的地方裝胡蘿蔔。
  記者:
  那你是第一個發現著火的嗎?
  車間工人 劉士花:
  不是,不是,很多人都發現了,一整個車間的人都驚叫起來,我才發現的。
  解說:
  劉士花回憶,當時火花是從距離她十幾米的冷庫噴射出來的,當時她和工友們一下子慌了神,隨後車間又停了電,劉士花和工友們在黑暗中從窗戶跳了出去,這才保住了性命。
  劉士花:
  我出來的時候110還沒到,好像。是廠里的車子把我們送來(醫院)的。
  解說:
  截止到目前,這場大火共造成18人死亡,13人受傷。
  白岩松:
  其實在這個車間裡頭工作一共有140人,剛纔在短片中聽到的工人接受採訪的時候,她應該也不是本地人,她應該也是到這來打工的。
  我們看看這個車間,在過火了之後,呈現出是這樣的一種局面,但是到處都能見到胡蘿蔔。的確胡蘿蔔是這個車間的一個重要的特征,因為正在洗胡蘿蔔。那麼在沒著火的時候,這個車間什麼樣呢?來,我們看一下,在沒著火的情況下的時候,這個車間的生產狀況是這樣的。我們可以看到這依然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的產業,人會很多,但是也請註意,兩邊堆放了很多的這個紙箱子。因為洗完了胡蘿蔔,加工完之後要放在這個紙箱子里。另外這個車間頂上,還有頂棚,這個頂棚是否也跟火災緊密相關。那接下來我們就要看一下,我們的記者今天上午傳回來的,她在現場進行採訪了之後,她發出的幾個疑問與這場火災有關。
  胡洋:
  現在大家可能跟我一樣,最關心的就是這一次事故的起火原因到底是什麼?在這個現場我們卻發現的很多的疑問。首先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身旁散落了很多胡蘿蔔,據我們瞭解這個廠房主要是用來清洗和包裝胡蘿蔔的一個車間。這個車間裡面一袋袋胡蘿蔔被碼放在地上,遠處這個機器是清洗胡蘿蔔的機器。那麼在這個現場,我們有第一個疑問,就是說這個車間里只是堆放了一些胡蘿蔔和清洗水的設備。這個明火當時是從哪來的呢?現場的燃燒物又是什麼呢?除了這個疑問,我們還有第二點疑問,整個廠房的起火面積1900平方米,140個人在現場工作,可以說是人員比較密集的一個場所,在這樣一個場所裡面,我們看到整個車間裡面堆滿了胡蘿蔔。人員的疏散通道又是否是暢通的呢?第三個疑問我們也看到,在整個廠區裡面,這個廠房裡面一共是有兩扇門。這兩扇門是這種鐵門,在這個門上我們還看到這樣的字樣,非工作人員謝絕入內。在這我們也不禁要問,在事故發生的時候,這兩扇門到底是開啟的,還是關閉的呢?
  白岩松:
  我們的記者在今天早上這段現場報道當中,其實提出了三個疑問,但是我給它歸納了一下,它其實表達的是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很清晰,就是火從哪來,人從哪走。好了,接下來我們就連線前方的記者胡洋,胡洋您好。
  胡洋:
  您好岩松。
  白岩松:
  究竟通過今天又一段時間的採訪,現在你是否瞭解到這兩個問題,首先回答火從哪來?
  胡洋:
  那這個火到底是從哪來,我們今天也是現場採訪了事故調查組的一個成員,是山東省消防總隊的防火監督部部長張元翔。他就告訴我們說,當時這個火是出現在冷庫間裡面,但是具體這個火是怎麼著起來的,目前這個情況還不是很詳細。
  但是他從現場也是告訴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冷庫的四周,包括當時工人操作的操作間的頂部,全部都已經鋪設了一些保溫的材料,那麼這個保溫的材料厚度是達到了10釐米左右。但其實這些保溫材料如果是在正常的程序的使用下是非常安全的。比方說在這個保溫層和牆體中間塗上一層防阻燃劑,如果是這樣正常使用的話,它是不會燃起來的。但是我們也瞭解到一個情況,是這個廠區建於2003年,到今年已經是使用了11年的時間,從現場來看這個現場的阻燃效果是非常差的,岩松。
  白岩松:
  胡洋第二個問題,其實就是你的後兩個疑問,我給它歸納成另一句話,前面是火從哪來。接下來就是人從哪走,這方面是否有違規的,或者是讓我們擔心的地方?
  胡洋:
  嗯,那麼根據現場這個到底是否有疏散通道這樣一個問題,現場的調查組的工作員也告訴我,他們從現場勘察過後發現,其實這個操作間,每一個操作間都是有好幾個門的。如果說只是用來逃生的話,工人是完全可以逃的。但是今天在醫院裡面我們也採訪了一位傷者她叫做劉士花,她就告訴我們在事發的一會的時間里,現場就斷電了,整個車間裡邊可以說是漆黑一片,他們根本就看不到這個門。雖然說門在那,但是他們卻找不到具體的位置,他們最後只能是跳窗逃跑了。
  白岩松:
  另外也到處都堆著胡蘿蔔,據你的採訪瞭解的情況,其實穿越胡蘿蔔也很難。最後一個問題胡洋,你是否瞭解到了這18個遇難者他們的死因大致是什麼?
  胡洋:
  那麼目前根據這個醫院的醫生初步的判斷,目前這18名遇難者他們的皮膚沒有太大的損傷,所以說根據這樣的一個初步判斷,他們是窒息死亡。但是具體這樣的一個結論還不能過早的下,還要等待他們最終的檢驗結果。
  白岩松:
  非常感謝胡洋辛苦給我們帶來的報道,謝謝。接下來就讓我們回到災難發生的那一刻,在剖析為什麼這樣的災難會發生。
  解說:
  如今,這片火災後的廠房,只剩下坍塌的牆體和滿地的胡蘿蔔。慘重的傷亡讓人們疑慮重重,也讓人們關註,大火發生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今天,幾位幸存的傷者講述了昨晚的火災經過。
  劉士花:
  我是在那裡裝箱,我是半站著,對面的人驚叫起來,我回頭一看,就看到一個大火花。
  解說:
  劉士花是龍源食品有限公司的一名裝箱工人,事故發生時,她正在車間里裝箱胡蘿蔔。根據她的回憶,當時是在距離她十幾米的冷庫處有火花噴射出來,這讓她和她的工友們一下子驚慌起來。
  劉士花:
  我看見火,我說有火,我們就往前跑,那個火花是在下麵,我們就往上跑。
  解說:
  面對突然發生的火情,讓聚集在廠房裡將近140名工人開始慌亂逃離,而就在這個過程中,車間里卻突然停電,頓時整個廠房到處是漆黑一片。
  劉士花:
  就黑乎乎的,就這麼摸著(走)。
  記者:
  電閘停了?
  劉士花:
  嗯。
  記者:
  就是所有燈光都沒有了?
  劉士花:
  嗯,都是黑黑的了,我當時看到火花的時候還有電。
  車間工人 馮方圓:
  當時太混亂了,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什麼。我當時跑到上面一點,用手機照著他們,跑出去了好多個人。
  解說:
  根據工人們的反映,當時火勢凶猛,煙霧瀰漫,再加上停電,而他們經常走的大門已經被火堵住,因此一些工人只能憑著感覺往高處跑。
  劉士花:
  感覺跑上去一點,那個火(就能)離自己遠一點那樣。
  記者:
  你們要往上跑?
  劉士花:
  嗯。
  記者:
  上面是會稍微高一點是嗎?
  劉士花:
  嗯,感覺離火遠一點,那邊(應該)也可以出去。
  記者:
  當你往上跑的時候,有沒有想到上邊的煙可能更多,更容易中毒一些呢?
  劉士花:
  沒有想到。
  記者:
  那平時咱們工廠有沒有做這方面的一些培訓呢?就是防火方面的。
  劉士花:
  我們也剛來,我們也不知道。
  記者:
  你在這裡工作多長時間了?
  劉士花:
  差不多一年了吧。
  記者:
  你在這工作一年時間,在這裡都沒有接受過相關(防火逃生)的培訓是吧?
  劉士花:
  嗯,沒有。
  解說:
  沒有接受過逃生培訓,也沒有使用救生設備,在漆黑的火場、熊熊燃燒的幾分鐘里,一些工人是從廠房大門逃出,一些人是從窗戶跳了出去,但最終還有18人沒能逃出火場。
  白岩松:
  水火無情,任何僥幸心理當它如果出現了水和火嚴重的這種災難的時候,這種無情的結果就會呈現出來。我們來看看在壽光的發生火災的這個過程,其實這個包裝車間是挨著冷庫。因為洗完了胡蘿蔔包裝完了之後要放到冷庫里儲藏。但是昨天這個火災是從冷庫裡頭先出現了火點,然後影響到包裝車間,最後造成了嚴重人員傷亡。
  其實現在的信息還不能說是非常的完整,接下來我們請出一位專家,清華大學公共安全的研究院的副教授孫占輝,孫教授您好。
  清華大學公共安全研究院副教授 孫占輝:
  您好。
  白岩松:
  其實現在的信息還不能說很完整,但是這裡有這樣的幾個雜亂的信息,第一個我們剛纔的記者明確的告訴我們,從皮膚的角度來說死因並不是說有很大的燒傷,那初步判斷有可能是窒息。那接下來就是它的保溫的材料,那麼保溫的材料一旦燃燒的話,容易產生濃煙,另外它是有毒性的氣體。這樣一些拼湊的信息拼接起來,你怎麼分析這場火災的可能。
  孫占輝:
  現在的原因可能要等,真正的原因肯定要等火災調查結果。我個人覺得這個原因有可能,因為裡面有電,可能是電器引燃,或者是它裡面的機械裝置摩擦產生的火花,也不排除是個人的人為原因可能不小心留下的一些火種隱患。
  白岩松:
  但是對於這個,剛纔您可能也聽到,在短片裡頭他們接受的就是,幸存者接受採訪的時候,工作一年多也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的這種,比如說面對火災逃生的這種訓練、培訓等等,這裡是否存在著一種僥幸心理?
  孫占輝:
  這個是肯定的,他們可能認為洗蘿蔔這種車間應該也不會發生火災,可能就存在這種僥幸的心理。
  白岩松:
  在這個新聞的發生,你看的這個過程中,讓你擔心,讓你覺得應該改變的東西都有哪些?
  孫占輝:
  我看到這個網上的照片,包括剛纔片子里的照片,就是它的這個生產車間裡邊是傳送帶、胡蘿蔔,還有包裝紙箱,已經堆滿了。工人本身工作空間就很小,那麼留給他們疏散的通道也很狹窄。這種情況下導致一旦發生火災之後,車間裡邊的工人很難在短時間內疏散到車間的出口。
  另外我看報道裡面說,火災之後車間裡邊漆黑一片沒有照明,說明這個車間裡邊肯定是也沒有安裝應急照明裝置。人們憑著感覺往外跑,那說明車間裡邊也沒有設置疏散指示標誌。這些都是消防法規裡邊規定,在車間里應該要配置的設施,我覺得這個可能是比較嚴重的問題。
  白岩松:
  沒錯,接下來我們自然要關註的不僅僅是這一起火災。其實壽光是中國絕對的蔬菜之鄉。剛纔我們可能也已經通過短片包括知道,有很多人看新聞可能知道了,壽光的胡蘿蔔也是絕對占全國的這種重中之重。接下來我們就關註這樣一個蔬菜之鄉,同時有很多這樣的食品的加工廠,並不一定很大,但是出了這樣一個火災,該敲什麼警鐘呢?
  解說:
  “賣給老外的胡蘿70%源自壽光化龍”,這是火災發生前兩天,《壽光日報》登出的文章。壽光市化龍鎮裴嶺村,中國胡蘿蔔第一鎮基地中心。裴嶺村通過批發市場,每年銷往世界各地的胡蘿蔔約15萬噸,占全國出口量的70%。龍源食品公司,就是這裡的一家大廠,公司的網站資料顯示,這家有15年曆史的企業,從國外引進生產設備,每種產品都按ISO國際體系標準進行生產,獲得榮譽眾多,包括“行業龍頭企業”等。而這樣的企業,在裴嶺村還有20多家。
  胡洋:
  整個鎮里這個胡蘿蔔的畝數,一共是18000畝。我們今天走訪了,這次著火的這個廠子周圍附近的三家企業。他們都非常的忙碌,就是在這個廠房門前都停著大型的集裝車,工人正在往這個車上運送這些胡蘿蔔。這樣的一些車間大部分都是人員比較密集的車間,人員非常多,而且它的周圍擺放的東西也很雜亂。有一些塑料袋,還有一些木頭,這樣的一些比較易燃的物品。
  解說:
  每年10月到12月,是胡蘿蔔第二茬收穫時間,如今,正是加工廠忙碌的時候。現實中,他們的消防安全措施又是怎樣的呢?
  胡洋:
  我們走訪的這幾家生產企業,在這個現場我們看到的是一些請勿吸煙,嚴禁吸煙,違者罰款500塊錢這樣的標語。但是像這種消防拴,或者是消防器材這樣的東西,我們是沒有看到。那我就問他,那你們對這種安全的意識有沒有,你們知不知道逃生。他們就說那就是躲著煙跑就行了。像對這次事故,我問他們你們了不瞭解這一次事故傷亡這麼大,他就說我們這兒特別安全,我們這兒肯定沒有問題。
  解說:
  而龍源食品公司所在的壽光市,是有名的“中國蔬菜之鄉”, 擁有全國最大的蔬菜生產和批發市場,不僅銷往全國各地,還遠銷國外。每年,這裡還會舉行中國(壽光)國際蔬菜科技博覽會。
  去年年底,壽光就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集貿市場消防安全大檢查工作緊急通知》,要求各類棚室、集貿市場等人員密集場所進行一次摸底、排查,消除火災隱患;今年6月,壽光市啟動“火災隱患排查整治百日集中行動”,其中提到消防工作關鍵是隱患排查和整改,防患於未然,並開設了火災隱患舉報電話。
  消防檢查員:
  捲簾機上的線,全部都撤下來,或者用繩,或者用膠帶固定一下,一定要做到沒有任何安全隱患就行了。
  解說:
  遺憾的是,就在今年6月14日,在壽光的一個蔬菜基地,因為壽光農民焚燒秸稈引起大火,導致蔬菜大棚的薄膜和框架被燒的支離破碎。
  白岩松:
  中國人常說一句俗叫“蘿蔔快了不洗泥”,但是洗胡蘿蔔快了可不能不防火。那麼壽光還有以及壽光之外的很多地方,都有很的類似的這種也許規模算不上特別大的食品加工廠。這件事情如何敲響這一類型的企業防火的這種警鐘?
  接下來我們還是要連線清華大學公共安全研究院的副教授孫占輝。孫教授您怎麼看待類似的規模也許不是特大,但是這樣的一些食品加工廠,包括一些小的企業,他們該去改進什麼,您覺得他們是有一些漏洞,是錢的因素還是人的觀念的因素?
  孫占輝:
  我覺得他們現在普遍可能就是安全設施不是很完備,很多中小企業最基本的安全設施都沒有上。另外企業裡面,從管理者到生產一線工人的安全意識都不是很強,我看他們普遍都沒有接受過安全培訓,很多基本的消防安全常識得沒有掌握,這樣的話肯定給企業留下了一個很嚴重的消防隱患。特別是很多企業他們生產任務重的時候,安全工作就常常被放在第二位了。我們現在知道安全應該高於一切,應該放在第一位,但是有的很多時候安全工作就為生產工作讓路了。
  這個原因我覺得有錢的原因,應該也有人的原因,整個的這種安全的事情肯定還是要綜合起來來談,一方面是加入投入,另一方面要提高本身這個人的安全意識,這樣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白岩松:
  好,非常感謝孫教授帶給我們的解析。其實我們看到也許很多在消防的時候,重點會關心中型企業或者是大型企業。但是壽光的這家企業,這起嚴重的火災卻給我們提了這樣一個慘痛的醒,那就是小企業也會有大傷亡。在這種小企業裡頭如何去把這樣的防火的理念去真正貫徹到實處呢?每年的11月9日是消防日,可不是發出了火災的警報,而應該是提醒人們防止火災的發生。第七天有火災,第八天又有火災,我們這七上八下的心什麼時候才能夠平復呢?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pb50pbfwl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