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眼裡,城管與小販幾乎成了“天敵”,城管因為其身份,經常被放置在強者地位,也經常被置於輿論焦點上“烘烤”。但城管隊員也覺得自己委屈,他們認為自己也是弱者。近日,記者在朝陽來廣營城管隊進行了多日的蹲點和體驗,試圖從基層城管隊員的視角理解城管與小販的關係。
  □難堪
  冒雨執法一小時“耗”下一張海報
  9月18日上午9點半,天空下著小雨,進入秋天的京城,已經略有涼意。來廣營城管隊的管片隊員屈梅,冒著雨帶著3名協管員來到紅軍營南路。
  今年43歲的屈梅,曾經是一名部隊里的大夫,因為經常低著頭做手術,患上了嚴重的頸椎病,只得轉業。2006年,屈梅轉業成了一名基層城管隊員,2007年調到來廣營城管隊,一干就是6年。來廣營城管隊所轄面積約為20餘平方公里,但只有3個管片隊員,屈梅是其中一個,“除了違建有專人負責外,其他的問題都要管”。
  屈梅告訴記者,紅軍營南路被當地政府部門定為樣板路,要求也比較嚴,但管起來很難。屈梅說,由於當天下雨,商戶們在外面沒有擺太多東西,要是晴天,擺得更嚴重。屈梅首先來到了一家理髮店門前。
  理髮店門前立了兩個旋轉“花柱”。屈梅找到值班店長,要求儘快拆除。雖然店主滿口答應,但屈梅並沒有表現出樂觀,“勸了一年多,到現在也不拆”。與理髮店相鄰的是一家彩票店。彩票店的玻璃門上張貼了一張彩票海報,門口也堆有一些物品。屈梅要求把海報撕掉,並把物品挪到屋裡。彩票店主看起來很不滿,賭氣似的一把將海報撕掉。
  屈梅說,彩票店經常把桌子、椅子擺在外面的便道上,彩民們也在外面研究投註。彩票店主說,彩票中心告訴他,已經和城管說好了,可以在外面擺,玻璃窗上可貼海報,但屈梅說,從來沒有接到通知。彩票店主告訴記者,按照規定,店里不能抽煙,可彩民抽煙的多,就只能讓他們在外面待著。可有時候太陽大,有時候颳風下雨,就得弄個遮陽傘,“這也不讓”。
  屈梅隨後又來到了一個摩托車經銷維修店,店外的便道上擺了十餘輛摩托車。店主是一位年輕的小伙子,開始,他的態度還算不錯。店主說,店裡面積小,擺不下這麼多摩托車。屈梅告訴他,摩托車也不能擺在便道上。店主的態度一下子沖了起來,“別人也是這麼擺的,不擺出來,別人怎麼知道我是賣摩托車的?讓我怎麼活,只能餓死了”。店主甚至說,如果生意做不下去了,就跟著屈梅吃飯。店主說,讓他在門口畫停車線,他也畫了,“別人汽車能停,為啥摩托車就不能停?”屈梅告訴他,只能停不能經營,店主順口來了一句“那我只停不就行了”。最終,店主沒有挪動一輛摩托車。
  在一個小時的時間內,屈梅的工作成果,就是彩票店主撕了一張海報。
  屈梅告訴記者,雖然城管的工作面臨很多難題,執法也比較困難,但看到經過自己的努力,街面秩序得到了改善,雖然累點苦點,感覺也值了。她說,作為一名城管隊員,就是要讓城市環境變得越來越好,“這是我們的職業榮譽感”。
  □無奈
  到小區查違建連續吃閉門羹
  在來廣營城管隊,副隊長鞏向忠是查違建的負責人。9月20日,記者跟隨他來到北緯40°小區。小區一位居民,在24樓陽臺私搭了違建。城管隊員與物業工作人員一起來到這家居民門口,敲了十幾分鐘的門,也沒人來開門。
  鞏向忠說,這已經是他們第二次吃閉門羹了。第一次來,雖然住戶開了門,但根本不讓進門。
  鞏向忠告訴記者,不讓進門已經算是態度好的。他讓記者看了以前的執法錄像,在查時代莊園的一個違建時,戶主直接將垃圾扔到城管身上。由於最近市政府下了力氣查違建,暴力抗法的沒有了,但要麼是不讓進門,要麼是根本不開門。
  鞏向忠說,最近政府出台了各項針對違建、露天燒烤和政策,說明城管的工作還是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只要我們是為了老百姓,為了把城市管理得更好,相信會得到更多的支持”。作為一名老城管,鞏向忠說,他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也會認真地做下去,讓社會滿意。
  □尷尬
  賣菜老太連哭帶鬧城管執法被迫叫停
  9月19日,來廣營城管隊副隊長楊忠帶著城管隊員、協管員還有保安,以及駐隊民警,來到茉藜園小區北門。小區的大鐵門緊閉,只開了一個小門供居民進入,居民說,這實際上是一個消防通道。但就在大鐵門外,一個老太太正在擺攤賣菜。老太太的菜攤上有萵筍、白菜等各種時令蔬菜。楊忠對老太太並不陌生,“她在來廣營待了好幾年了”,開始的時候是一個人,後來老伴和其他親戚也來了。老太太是河北人,她說,因為家裡沒人管,才來北京擺攤。
  看到城管隊員來到,老太依然故我。楊忠讓老太太不要賣了,其他執法人員開始動手要暫扣蔬菜。老太太馬上開始大喊,坐在椅子上身往後仰,用手緊緊抓住鐵欄桿。隨後,老太太又大哭起來。
  據小區的居民說,老太太的菜攤以前並沒有這麼大,時間長了越來越大。而且老太太的菜賣得比市場還貴,白菜市場上才一塊一斤,她賣兩塊一斤,“城管早該查了”。一位要進小區的小伙子說了老太太一句“不要在這裡賣”,老太太立即將矛頭對準了他,“要你管,有城管管我,關你什麼事”。
  眼看城管的勸說不起作用,居民也有些不滿,“為啥不把她帶走?”楊忠告訴居民,“城管不能扣人”。
  眼看老太太哭聲越來越大,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楊忠只能決定終止這次執法,讓4名執法人員站在老太太菜攤前,看到有居民買菜就阻止,“根本沒有其他辦法”。
  楊忠告訴記者,為瞭解決無照商販經營,方便居民,來廣營地區目前已經設置了3個便民早市,很多無照商販都進了市場。城管也多次為老太太協調進市場,但老太太就是不去,“不願意交管理費”。
  一些居民表示,他們很支持城管的執法。對此,楊忠說,只要居民認同,能為他們做點事,就覺得工作沒白做。
  □講述
  女兒愛撕小廣告媽媽開心又擔心
  屈梅有一個快滿13歲的女兒,提起女兒,屈梅忘記了工作的不滿,滿臉幸福,“她很懂事,也能理解我,經常說‘媽媽辛苦了,媽媽受委屈了’”。
  屈梅說,她以前看到小廣告就會撕,女兒也學會了,經常放學回家帶回來一大把撕的小廣告。一些城管隊員說,他們回家後,都不敢告訴朋友和小孩,他們是乾城管的。但屈梅的女兒不同,她不但為自己的媽媽是城管感到自豪,還特別關註城管。
  有一次五年級上作文課,老師講到小販與城管的衝突,把責任全歸罪在城管身上。屈梅的女兒當場站起來跟老師說,小販占道經營侵犯了別人利益,也影響別人通行。結果,同學們“群起攻之”,都說她不對。
  雖然女兒很懂事,但屈梅也怕女兒受到傷害。之前來廣營曾經有一個老太太撕小廣告被打,屈梅叮囑女兒,不要再單獨一個人的時候撕小廣告,屈梅告訴記者:“我告訴她,大人的事讓大人們來解決。”
  屈梅說,她做城管,同樣也是為了掙錢養女兒,養家糊口。女兒的理解讓她感到很欣慰,“希望有更多的人越來越理解我們的工作”。
  一線隊員說執法難點
  ◎占街商戶
  私底下,跟商戶聊得也很多,商戶也都能理解,可一觸及到利益,就都不幹了。
  ◎無照商販
  有時候看到無照商販,覺得他們也很可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想查。但無照商販要是影響了道路通行,影響了小區居民的生活,居民就會打舉報電話,又不得不查。
  ◎露天燒烤
  露天燒烤的羊肉摻假眾人皆知,也都知道露天燒烤污染大氣環境。可很多市民仍在吃,城管查處時,很多時候不是商販阻止,而是食客在起哄。如果影響到居民的休息和空氣環境,居民會不停地打舉報電話,城管又只能去查,查了又會出事,“我們就是夾縫裡做人,兩頭不討好”。
  ◎查處違建
  如果按照所有程序,一個違建從查處到開始拆除,至少需要半年時間,如果不讓進門的話,時間就更沒譜。但媒體一發現哪有違建,又追著城管,恨不得馬上拆掉,“很少能考慮到現實情況”。
  ◎工作身份
  有時候回老家或和朋友聚會,都不敢告訴朋友和親戚,自己是乾城管的。
  京華時報記者袁國禮  (原標題:城管小販 “天敵”關係如何煉成)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pb50pbfwl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